采花大盜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  • 来源:张筱雨人体艺术_张筱雨人体艺术魅惑_张筱雨人体艺术摄影

1.“黑面鬼擄走美貌少婦

    康熙年間,滄州一帶出瞭個采花大盜,因作案時常用黑紗蒙面,人稱黑面鬼。此人好色成性,不論是未出閣的姑娘,還是已經嫁人的少婦,隻要有些姿色的,他一個也不放過。更可恨的是,黑面鬼身手高強,來去無蹤,官府一直拿他沒有辦法。

    無奈之下,知府劉年書隻好上奏朝廷。不久,朝廷派下瞭一個刑部的捕快,名叫劉震雲,在劉年書手下暫任捕頭。此人30出頭,但卻心思縝密,明察秋毫,偵破瞭無數疑難案件,素有神捕之稱。劉年書很是高興,設宴款待。誰知兩人剛一入座,就有一個叫趙文才的書生前來報案,說他妻子楊氏昨夜被黑面鬼擄走瞭。劉震雲急忙隨著趙文才去現場察看。路上,趙文才心有餘悸地說瞭昨晚妻子被掠的經過。當時正值午夜,趙文才睡得迷迷糊糊,忽然聽到身邊有動靜。他大吃一驚,想睜開眼睛,但眼皮似有千斤沉重,用盡力氣才睜開一絲小縫。黑暗中,趙文才看見妻子楊氏被一個黑衣人扛在肩上,從門口大搖大擺走瞭出去。趙文才想喊叫,無奈渾身沒一點力氣,隻能眼睜睜看著楊氏被擄走。直到天亮,身子才能動彈,急忙趕到官府報案。

    劉震雲皺眉想瞭一下,問道:楊氏被擄走時,難道沒有掙紮嗎?趙文才搖搖頭,沒有。我聽說黑面鬼作案時,往往會先施以迷香,我娘子一定是被迷香迷倒瞭。

    趙文才和楊氏住在一個四合院裡。劉震雲在趙文才被擄走的臥室仔細勘察,除瞭在窗紙上發現一個施放迷香的小孔,還在角落裡發現瞭一小叢蜷曲的金色毛發。

    趙文才見狀,忙道:昨晚一夜大風,窗子被吹開,我也無力關上,想必毛發就是這樣來的。劉震雲點點頭,問道:這附近的街上,夜裡可有更夫經過?趙文才不假思索:有!我去找來。不一會兒,更夫被帶到劉震雲面前。

    “你昨夜打更經過這裡的時候,發現瞭什麼異樣沒有?更夫認真想瞭想,誠惶誠恐地回答:啟稟大人,小人昨夜經過這一段路時,看見一個黑影從這位相公的院墻翻瞭出來,飛快地一閃而過。小人耳聾眼花,當時還以為看錯瞭,所以沒有報官。唉,可憐這夫妻二人恩愛無雙,如今卻遭此大難,大人一定要為他們做主啊!

    更夫退下後,劉震雲走出房門,目光在周圍的院墻上仔細掃過。忽然,劉震雲眼前一亮,立即施展輕功,的一聲躍上墻頭,對著殘留的泥印仔細察看起來,然後用手指沾著湊到鼻尖聞瞭聞,轉頭向著墻下仰頭觀看的趙文才道!這附近可有桃林?

趙文才想瞭想,回答道:有,距此5裡之外的城郊,有一座破舊的城隍廟,周圍正有一片桃林。劉震雲跳下墻頭,拍瞭拍手,笑道:好極瞭,你且在這裡等著,我去去就來。

2.城隍廟偶遇醜陋老婦人

    當劉震雲按照趙文才的指點來到城隍廟附近時,一片桃林立即映入眼簾。此時正是初夏時節,桃樹剛剛展開綠葉,地上鋪瞭厚厚一層凋零的花瓣。剛才劉震雲從黑面鬼翻墻時鞋底留下的泥土中發現瞭桃花花瓣,於是推測黑面鬼一定來過這裡,說不定這裡還是他的老巢。劉震雲推開吱呀作響的廟門,發現廟內空空如也,地上滿是凌亂的腳印,中間還有一堆燃燒剩下的木炭。劉震雲不由皺起瞭眉頭:從地上的腳印來看,昨夜來過這裡的顯然不止一個人。

    忽然,劉震雲發現其中有一行腳印徑直通向泥塑的背面。劉震雲循著腳印找過去,看到泥塑背面的一角鋪著厚厚的幹草,上面還有人躺過的痕跡,在幹草堆裡還發現瞭一根女人的發簪。劉震雲把發簪拿在手裡反復察看:如果這根發簪是楊氏遺留下的,那就證明黑面鬼昨夜擄走楊氏後來過這裡,可後來又因為什麼原因走掉瞭。

    劉震雲揣起發簪出瞭廟門,直奔趙文才的住處而去,找他確定發簪的物主。一路上,劉震雲都在揣摩著案情,不知不覺走到一個巷子拐角,一個東西冷不防撞進他懷裡。

    劉震雲大吃一驚,猛地躍後一步,這才看清和他撞瞭個滿懷的,是一個身形佝僂的老婦人,臉上蒙著一層厚厚的面巾。老婦人一看到劉震雲身著官服,頓時眼神驚恐,連連道歉:官爺……實在對不起,老身老眼昏花……”

    劉震雲和善地笑瞭笑,無妨,你這是要去哪兒啊?老婦人嘶啞著嗓子道:我原本住在這裡,打算出去買些米來。劉震雲又道:那為什麼要蒙著面巾呢?

    老婦人為難地看看劉震雲,嘆氣道:老身自小患病,臉部潰爛結痂,蒙面巾實在是迫不得已啊。在劉震雲的再三要求下,老婦人極不情願地揭開瞭面巾,露出瞭真面目。

    劉震雲頓時忍不住皺起瞭眉頭:老婦人臉上滿是黑色的痂,東一塊西一塊佈滿整張臉,有些地方還流瞭膿,散發著一股腥臭之氣。劉震雲強忍住惡心後退兩步,向著老婦人揮揮手,冒犯瞭,你走吧。

    老婦人趕緊答應一聲,繼續佝僂著身子,一步三喘地走瞭。

    劉震雲回去找趙文才確認,發簪確是楊氏所有。忽然腦海中閃出一幅畫面:老婦人的鞋上,沾著紅色的泥土,既然她說剛從傢裡出來,鞋上又哪來的紅泥呢?

    “糟瞭!劉震雲驚叫一聲,猛地躥出瞭屋子,一路追瞭出去。還好,老婦人還沒走出巷子,劉震雲大叫一聲:站住!老婦人渾身一抖,回頭見劉震雲追來,仿佛見瞭鬼一般,猛地直起腰,飛也似的狂奔出去,哪像一個風燭殘年的老婦人?

    劉震雲吃瞭一驚,追瞭出去。一時間,隻聽得耳邊風聲陣陣,一口氣追出瞭城,追進一片竹林裡。前面的老婦人一個閃撲,便不見瞭蹤影。劉震雲身後忽然傳來一聲慘叫,劉震雲回頭一看,竟然是趙文才!此時,趙文才摔在地上,肩膀處被戳開一個血窟窿,鮮血汩汩而出。劉震雲隻好放棄追捕,一邊給他止血,一邊奇怪道:你怎麼會跟上來?劉震雲剛才施展瞭苦練的輕功,迅疾如風,趙文才一個書生,怎麼能追得上來?

    趙文才捂著傷口,表情痛苦地說:傢父不僅教我讀書,還教過我些功夫,所以勉強跟得上……”劉震雲又問道:那剛才你是怎麼受傷的?趙文才疼得嘶嘶吸著涼氣,艱難地說:一個黑影突然竄瞭出來,冷不防給瞭我一刀,我沒……沒看清他的模樣……”

    劉震雲暗暗驚嘆:這黑面鬼好厲害的身手啊!   

趙文才說:我剛才聞到他身上一股硫磺味兒!在這周圍,隻有城北的巖洞溫泉裡有硫磺啊!